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沃爾頓收到了著名的耶魯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但是,因為家窮交不起學費,他面臨失學的危機。他決定趁假期去打工,像父親一樣做名油漆工。 沃爾頓接到了一筆為一大棟房子做油漆的業務,儘管房子的主人邁克爾很挑剔,但給的報酬很高,沃爾頓很高興地接受了這樁生意。在工作中,沃爾頓自然是一絲不苟,他認真和負責的態度讓幾次來查驗的邁克爾感到滿意。這天,是即將完工的日子,沃爾頓為拆下來的一扇門刷完最後一遍漆,把它支起來晾曬。做完這一切,沃爾頓長出了一口氣,想出去歇息一下,不想卻被腳下的磚絆了個踉蹌。這下壞了,沃爾頓碰到了支起來的門板,門板倒在剛粉刷好的雪白的牆壁上,牆上出現了一道清晰的痕跡,還帶著紅色的漆印。沃爾頓立即用切刀把漆印切掉,又調了些塗料補上。可是,做好這些後,他怎麼看怎麼覺得補上去的塗料色調和原來的不一樣,那新補的一塊和周圍的也顯得不協調。怎麼辦?沃爾頓決定把那面牆再重新刷一遍。 大約用了半天時間,沃爾頓把那面牆刷完了。可是,第二天沃爾頓又沮喪地發現新刷的那面牆和相鄰的牆壁又顯得色調不一致,而且越看越明顯。沃爾頓歎了口氣,決定再去買些材料,將所有的牆重刷,儘管他知道這樣做,他要多花比原來近一倍的本錢,他就賺不了多少錢了,可是,沃爾頓還是決定要重新刷一遍。他心中想的是,要對自己的工作負責。 他剛把所需要的材料買回來,邁克爾就來驗工了。沃爾頓向他說了抱歉,並如實地將事情和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邁克爾聽後,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對沃爾頓豎起了大拇指。作為對沃爾頓工作的負責態度的獎勵,邁克爾願意贊助他讀完大學。最終,沃爾頓接受了幫助。後來,他不僅順利讀完大學,畢業後還娶了邁克爾的女兒為妻,進入了邁克爾的公司,十年後他成了這家公司的董事長。現在提起世界上最大的沃爾瑪零售公司無人不知,可是沒有多少人知道,現在公司的董事長就是當年刷牆的窮小子。一面牆改變了沃爾頓的命運,更確切地說,是他對工作的負責態度改變了他的命運。 文章來源:ODIN'S一張密函 |莫萬丹——時尚世界 | 出爐銀--葉傾城的blog |孫立平的BLOG | Lost Remote |造型師老黑的部落格 | 仇明的BLOG |廣州曙光整形中心部落格 | 愚記的BLOG |戈輝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許多年來,父親有一條最讓我瞧不起:他不會騎車。他本來是最有條件學車的,可他終於沒能學會。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自行車在我的家鄉還十分稀罕,能夠擁有的,一般是公職人員或集體單位。因為公社經常開會,有時還要四處參觀,所以每個大隊都購置一輛公車供幹部騎用。父親是大隊黨支部書記,也召開支委會做出決定,花155元買了一輛青島產的“大金鹿”。我想,這個時候,父親肯定是打算學車的。 然而,首先學車的不是他,是普通的社員群眾。那天把車子買回村,男女老少紛紛前去觀賞,光是那只鈴鐺上就不知有多少只手疊放在上面,都想把它捏響。光是捏鈴還不過癮,有人就想騎上去,要駕馭這種用鋼鐵與橡膠製成的新式交通工具。我父親起初不答應,後來被纏磨煩了,說,學吧學吧,反正這車是集體的,人人有份兒。於是,“大金鹿”就被人推到了村東麥場裡。 那個學車場面,我現在還記憶猶新。那簡直是鹿落狼群——大群精壯漢子你爭我搶,差點兒就把車子大卸八塊。後來有人發現,這樣誰也學不成,就用“抽草棒”的方式解決問題:弄來一些草莖,誰抽到最長的一根就學上幾圈。這樣一來,才有了秩序與效率。那天正好是滿月之夜,從月亮出山到太陽出山,宋家溝二村有三十多位男社員學會了騎自行車。當然,大金鹿也脫皮掉毛,慘不忍睹。那兩條車拐腿不知摔彎了多少次,沒法轉圈兒,社員們就拿橛頭把它一次次撬直,接著再騎。 那年我十五歲,也想學車。但我年小力薄,無法與那些青壯年競爭;另外我也怕摔,因為我親眼看見學車者有多人受傷,就一直站在麥場邊上旁觀。過了幾天,我去三姨家玩,見她家的車子閒著,就壯著膽子學了起來。摔過幾個跟頭,學會之後,我從三姨家出發,去了一趟12里之外的臨沂。回到家裡,我講了我的成就,問父親學車了沒有,父親說:不急。 這時,全村想學車的人多已學會,大家都想利用自行車帶來的高速度,去宋家溝之外的地方逛一逛,於是就找各種借口向我父親申請用車。我父親宣佈,除了公事,除了給重病號拿藥,誰也不准動用公車。 公事,主要是外出開會,開會最多的人當然是支部書記,可我父親照舊安步當車。我多次問他,你怎麼還不學車呀?父親說:不急,不急。別人問他,他也是說:不急,不急。有一天他到公社開會,天黑了好久才拖著沉重的腳步回來,說:唉,不學車不行了。原來,這天公社組織秋種大檢查,與會人員要騎著自行車看好多現場。全公社52個大隊,只有他和圈子村的書記老王不會騎車。我們公社地處丘陵,道路除了上坡就是下坡,一輛自行車很難負載兩個人,他倆只好跟在後面步行。老王和老趙,都是老實人,人家看幾個地方他們也看幾個地方,不會偷懶,結果累了個半死。 父親學車也是選在晚上。奇怪的是,他沒讓我去幫忙。更奇怪的是,他很快從麥場上回來,坐在桌子邊一個勁地抽煙。我問他,會了沒有。他說:太難學了,算了吧,反正我還有老王做伴。第二天,我在別人那裡得知了父親學車的經過:他推著自行車在麥場上轉了一圈又一圈,就是不敢騎上去。在別人的再三鼓動下,終於準備邁腿,卻連人帶車猛地摔倒。這樣的情況出現幾次之後,他就中止學車行動,揉著摔痛的地方回家了。這時我才明白,父親之所以磨磨蹭蹭遲遲不學,全因為他的怯懦。我勸父親:人家會,咱就不能會?摔幾下怕什麼?我母親和我弟弟妹妹也勸,父親卻連連搖頭,堅決不幹。 那年,父親只有三十五歲。此後,他再沒學習騎車,無論開會還是趕集,都是依靠雙腳,我們家鄉把這叫“步攆兒”。大隊的那輛公車,多由別的幹部騎用。1973年,我到8里外的一個村子當代課教師,父親拿出全部積蓄,也為我買了一輛“大金鹿”。這時我勸他再學,他還是搖頭。 有一天,我從教書的村子去公社開會,中途遇見了父親。他背著煎餅包,正晃動著微胖的身體在前面踽踽獨行。我知道,他也要去參加公社的大會,就追上去,要馱著他一塊兒走。父親上了後座,因為身體較重,坐姿僵硬,讓我的騎行非常艱難。我沒好氣地說:你看你,要是自己會騎車多好!他說:我就知道你不想帶我,你走吧,我不坐了。說罷跳下車來,一個人繼續“步攆兒”。我不再管他,自己騎上車子躥到頭裡,一邊走一邊暗暗發誓:我這輩子,一定要活到老學到老,決不做他那樣的怯懦之人! 三十年下去,我一直牢記誓言,學這學那,從不懈怠。父親呢,直到從大隊書記的位子上退下來,還是不會騎車。他不用出去開會了,偶爾趕集,依舊步行。我曾多次當面嘲笑他,他也不生氣,只說:就是學不會了,還能怎麼辦?我說:怎麼就學不會呢,你看我,不是學會了好多東西?過幾年,我還準備學開車呢! 把這句大話撂下,我卻一直沒有實施。一方面,單位有公車,一般用不著自己開;另一方面,在我內心深處,其實是畏懼汽車的。想一想,那麼一個大鐵傢伙跑得賊快,肯定不如自行車聽話,萬一出了事,可不是好玩的,就一年一年地拖,遲遲按兵不動。等到許多同事、朋友都學會開車,我也快到離崗年齡了,心想,再不學就晚了。加上老伴學車的積極性很高,在家裡經常鼓動,於是在2008年的4月份,我倆一起去駕校報了名。 第一次學車是在下午。我打算像往常那樣睡一會兒午覺,上床不久,突然有一個聲音響在耳邊:“你的死期到了。”我遽然驚醒,心慌意亂。我想:這是誰在對我說話呢?想來想去,不會有別人,只能是自己。那是我的心聲,是我在下意識裡害怕學車。我給自己打氣:沒事,人家能學,咱也能學。起床後,就和老伴去了。 到了駕校,教練板著臉吆三喝五,更讓我忐忑不安。很快,我們被領到一條馬路上操練,那裡車來人往,險象環生。幸好那個下午我學會了啟動車輛和拐彎兒,並沒出事,可以活著回家。 隨後,又學了兩個半天。由於學員太多,我在暮春的驕陽下暴曬三四個小時,才能有一次上車練習的機會。把這情況說給一位朋友聽,他自告奮勇道,我抽空陪你和嫂子單獨練去。 第二天下午,朋友用自己的車把我倆拉到市郊一段公路上,讓我倆輪流駕駛,他在副駕駛的位子隨時指導。我雖然還有些緊張,但技術上長進很快,來來回回開了幾十公里。老伴和我差不多,也把車開得越來越順溜。 太陽西下,我把車子開到一個岔路口,朋友讓我到另一條路上試試,我就執行了他的指令。那是一條通往山區的鄉間公路,比剛才的路要窄一些。我有些擔心,但還是躲過行人和車輛,前行了幾公里。老伴這時提出,她要開一段,我就把車停下,與她交換了位子。 車子在老伴的駕駛下駛往山區。很快,前面出現一個大彎,接著就是上坡。前面一輛大貨車正在噴著黑煙爬坡,把大半個路面擋住,我們的車子則以很快的速度衝向貨車屁股。老伴慌了,說:怎麼辦?怎麼辦?朋友急忙去打方向盤,接著“怦”地一聲,我們的車撞到路邊的樹上熄了火。 車死了,人還活著。他倆從前面下來,都安然無恙。我坐在車上沒動,因為我覺出了右臂的異樣:想把它抬起,卻有大半截不聽指揮。老伴問我怎麼樣,我說:我的胳膊斷了。我猜測,我之所以斷臂,是因為剛才坐在後座中間驚恐地看前面,在車與樹相撞的一剎那,右臂猛地甩到了前座的邊沿上。 朋友急忙打電話調來另一輛車,把我送回市裡。路上,那大半條胳膊老往下掉,我只好用左手托著右肘。到了醫院,拍片看看,右肱骨果然斷成了兩截。 辦好住院手續,我的右臂已經腫得可與大腿媲美。掛了一夜吊瓶,第二天上午我被推進手術室。局部麻醉之後,刀聲鑽聲,聲聲入耳。從手術室出來,我身上多了一條鋼板和若干顆釘子。 在醫院躺了兩天,回想學車的前前後後,四句順口溜念了出來: 臂傷賺得閒時光, 且把病房當禪房。 誰說九折乃成醫? 一折便悟保身方。 各位看官,你看出我的悔意了吧?我懊悔自己孟浪,都一大把年紀了,還不懂如何保護自己,偏要學那充滿危險的鳥車。這一下可好,不只撞斷了自己的胳膊,還讓那位朋友破財勞累,讓眾多親友擔驚受怕。 我進而想:這樁車禍,其實是提了個醒兒,讓我和老伴趁早剎車。你想,如果順順利利拿了證,以後還不知會出什麼事呢。我們兩個老東西死不足惜,要是拉著閨女寄養在這裡的兩個孩子出了事,那還了得!我和老伴說到這種可能性,兩張老臉都變得蠟黃。我們達成共識,接著就給駕校打電話,聲明停止學車。 聽說我出了事,父親和弟弟妹妹急忙從二百里路外的老家趕來看望。父親拄著拐棍,拖拉著患老年關節炎的雙腿走進病房,問了我的傷情,說:傷好了還學車不?我說:不學了。父親聽後,放心地點了點頭。 兩周後出院,一年後再去剖開臂肉取走鋼板,我至今再沒動過學車的念頭。應付公務,用單位的車子;平時辦私事,或者打的,或者坐公交車。如果路不太遠,就動用父母贈給我的“11號”——雙腿。 如今,城裡的小汽車越來越多,“步攆兒”的人越來越少。我居住的日照新市區地廣人稀,經常有這種情況出現:馬路上車輪滾滾,人行道上只有我踽踽獨行。我有時想,一些同齡人儘管不會開車,但他們的孩子會,可以拉著他們跑來跑去。我女兒在國外,有車我也坐不上,我可能就這麼一直走下去,直到老得走不動路,呆坐在家中等死。這個時候,心胸間就會有絲絲縷縷的落寞情緒冒出來,讓我不爽。 當然,我也有一些排遣的辦法。譬如說,多想想不開車的好處,節能減排過低碳生活啦;走路有利於健康啦,等等;譬如說,拿聖賢言論勸慰自己,不滯於物、不以物役啦,用平常心對待一切啦,等等。有一次我讀《世界文學》雜誌,得知一位法國當代作家平生從沒擁有汽車,還公開聲明說,他不需要用一輛小汽車來證明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我心中立即產生強烈共鳴,笑道:哈哈,我也不需要用小汽車證明我的存在! 不過,我排遣掉落寞情緒,平平靜靜地走在街上時,眼前還是經常出現我父親的影子。他,正晃動著微胖的身體,在山路上獨自“步攆兒”。 我想,他在前,我在後,爺兒倆並沒有多少區別。 這就是宿命。難逃的宿命。 文章來源:步非煙的華音閣 |海智_玄藝天空的BLOG | 楊志軍的BLOG |燕南軒 | 賈昊東-專註銷售培訓! |紅黃藍-多彩人生第一步 | 第一空間@BLOG |貓咪 你長大了嗎? | 90後艾水水永遠15歲 |Breaking News 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1 Reads)
帆船上主要裝置的名稱。單桅運動帆船上有一桅桿和 一個帆,如主帆艇--凱特艇上的帆就是主帆。雙桅運動帆 船上,兩桅桿一前一後,有的主桅在前,如意奧爾和克其艇。 有的主桅在後,如什胡拉艇。可以認為前帆緣繫在主桅上的 大三角帆--百慕大帆或大四角帆--斜桁帆均為主帆。   主桅(mainmast)   帆船上的主要裝置附件之一。帆船主要靠帆來受風航 行,而帆又必須依附於桅桿上才能揚帆遠航。桅桿大都用硬 質圓木或金屬製成。根據帆船的大小和需要,分單桅成帆船 和雙桅帆船。單桅帆船的桅桿大都位於靠近艇首的地方。雙 桅帆一般用於較大的帆船,兩根桅桿一前一後。在雙桅帆船 中分舵前後桅艇和舵後後桅艇,這些帆船上前面的大桅叫 做主桅;另一種後桅艇上,後面的桅叫主桅。   左舷(port)   帆船運動術語。船的兩側稱為舷。按船尾向船首的視 向,船的左側稱為"左舷"。   在舷受風(port tack)   帆船運動技術術語。帆船航行的方向取決於艇體中央 縱垂面與風向間的夾角,或取決於帆船方位的角度。當風從 船的左側吹來,主帆位於右舷,這時的帆船就是左舷受風。   右舷(starboard)   帆船運動術語。船的兩側稱為舷。按船尾向船首的視 向.船的右側稱為"右舷"。   右舷受風(starboard tack)   帆船運動技術術語。帆船航行的方向取決於艇體中央 縱垂面和風向間的角度,或者說取決於帆船方位的角度。當 風從船的右側吹來,主帆位於左舷,這時的帆船就是右舷受風。   平槳(oars)   帆船運動技術術語。帆船運動主要依靠風力作為推進 的動力,但在離岸和返回岸邊時也要用槳划船。帆船划槳 時,先將穩向板提起,這時水對船的阻力作用很小。為了避 免槳葉受波浪沖擊和減少空氣阻力,在划槳過程中,槳葉擊 水後即用手腕轉槳,使槳葉與水面平行,這就是平槳。   信號旗(signal flag)   帆船比賽時,裁判員組織和指揮比賽的用具。帆船比賽 的水域較大,要組織好以風力為動力的帆船進行比賽,只有通過裁判船用國際旗語和音響來傳遞命令。裁判船的每一 種信號旗均用不同顏色和圖形代表一個拉丁字母,用以表 示一種指令。國際上通常用一面旗或兩面旗來表示一個意 思。例如紅旗表示比賽帆船必須按順時針方向繞過標誌,即 右舷繞標。綠旗則表示比賽帆船必須按道時針方向繞過規 定標誌,即左舷繞標。藍旗表示終點。   吃水(draft,draught)   指船體在水面以下的深度。由於船體底部沿船長的方 向不一定平行於水平面,由此沿船長的各部分吃水深度也 不相同。在船體前垂線處的吃水,稱為"前吃水"或"首吃 水",船體後垂線處的吃水,稱為"後吃水"或"尾吃水"。船體 長的中點垂線處稱為"平均吃水"。      壓舷(gunnel suppr。)   帆船運動技術術語。帆船駛航時,為了充分利用帆面積 和強風取得更大的帆動力,一方面使帆船按預定方向行駛, 同時又要保持帆船的平穩航行,減少橫傾,這時可把船員分 布到上風舷一側,稱為壓舷。有時為了降低船的重心,進一 步增加抗橫傾力矩,盡可能使運動員體重探出船外更遠的 距離,甚至把全部身體懸掛在舷外,稱為懸掛壓舷。懸掛壓 舷要有專門的器材裝備,如吊索、把手、吊索背帶、座墊、掛 環、掛鉤等,以保證運動員安全,並使壓舷取得滿意的效果。   迎風折駛(come about)   帆船運動技術術語。運動員在駕駛帆船前進中,如果遇 到頂風無法駛帆行進時,可採用曲折航行迎風駛帆的技術, 這種技術稱為迎風折駛。   搶航(raise start)   帆船比賽時所用的術語。根據帆船比賽規則,正常的起 航必須是裁判員的起航信號發出後運動員的帆船通過起航 線。如果在起航信號發出之前,參賽帆船的船體、裝備或運 動員身體的任何部分觸及起航線或其延長線,即為搶航。搶 航者必須回到起航線的後邊重新起航。假如有比較多的帆 船搶航.裁判員無法判定哪一條搶航帆船時,可以召回該級 別參賽的全部帆船,重新組織起航。   尋(bathom)   帆船運動術語。航海用的深度單位,一尋等於6英尺 長,通常是在航海用的海圖上測量水深。   起航(set sail start)   帆船比賽用語。帆船比賽分起航、航行、終點三個階段。 比賽開始前10分鐘,裁判船在橫桅桿上升起某一級別的 旗,表示該級別船離起航還有10分鐘。5分鐘後,裁判船升 起"P"字旗,預告該級別的帆船離起航還有5分鐘。以後每 隔1分鐘,按4、3、2、l的次序用音響信號通知參賽帆船。起 航信號發出後,參賽帆船的船體、船員或裝備的任何部分在 通向第一浮標的航向時觸及起航線,即為起航。比賽計時也 隨之開始。   艇舵(rudder)   帆船裝置附件,用來控制帆船航行的方向。帆船的舵有 兩種:一種是固定舵,具有鋼性舵柄的固定式舵葉;另一種 是提升式舵,具有分離式的舵柄。固定舵主要用於龍骨艇,而穩向板艇和平底艇通常用提升式舵。   解脫(release,to set free)   帆船比賽中的術語。是指運動員在比賽中違例而經過 相應的"懲罰"後重新取得比賽權利。例如在比賽中,有運動 員的船碰了標誌,就須要自行再繞標一圈,即可解脫。又如 有運動員的船碰了其他帆船,就要自行在原地旋轉720", 即可解脫,否則就要增加 20%的名次。   擱淺(run aground)   帆船運動技術術語。指帆船因掌握方向不當而誤入水 深小子帆船吃水深度的淺灘上,或因控制不好被風吹在河 床淺處或海灘邊,失去了浮力,無法航行。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15 Reads)
戰後的西德以美國的資本主義為基本,而一群年輕的學生安德烈巴達Andreas Baader(莫裡斯比列度)、烏尼嘉邁可夫Ulrike Meinhof(瑪天娜姬迪)和谷潤 Gudrun Ensslin(Johanna Wokalek)等因不滿社會、政治的體制剝削人民,而組織極端左翼組織『赤軍團』以一系列激進行動方式對政府表示不滿。德國警方(般奴堅斯)努力鎮壓這群年輕人,結果卻發現情況愈來愈嚴重。 這電影沒有刻意站在任何一個立場去批評任何一方的不是,而是以寫實手法去描寫在冷戰時的西德的狀況和國際形勢如何滋生出「赤軍團」,當中更加插一些真實紀錄片,讓歷史更赤裸裸地呈現在觀眾眼前,令可信性更強。 在電影中沒有一個正面的角色。如在電影開始時,警察眼見一群支持政府的右翼份子對反政府的示威者動武不但沒有加以阻攔,更恐怖的是警察竟參與右翼份子的武力行動;而其後不斷的街頭刺殺行動、搶劫、炸彈恐嚇行動幾乎成了西德人的生活一部份。反映了六、七十年代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國家與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國家的兩大聯盟鬥爭的冷戰期間,西德籠罩著一種無政府狀態的恐怖氣氛。 電影中的左翼份子其實有不少是知識分子,特別是烏尼嘉邁可夫是一位文人。這文人本來以筆來作示威的武器,最後被谷潤為首的『赤軍團』慢慢把她變成一個會用槍去打家劫舍的危險人物;而當初的『赤軍團』目的只是表示對美國的侵略行為和國家的政治體制對百姓的剝削表示不滿,之後卻變質成一個冷血、破壞社會安寧的犯罪組織。 此外,導演安排「赤軍團」的中堅份子在早年不斷的偷車;在夜間開著快車,向車外的亂開槍;在巴基斯坦接受軍訓不停地生事;直到最後他們被捕時更為監倉的規則而絕食示威都充分表現這班所謂有政治理念的『城市游擊隊』的真面目是一群不想任何規則、法律束縛著的滋事份子。而在代表德國警方(般奴堅斯)的行為和評論都反映西德的假民主促使『赤軍團』及一系列恐怖罪案的出現。 結尾時,「赤軍團」的重要人物的分歧及『赤軍團』的後代比第一代的行動更殘忍、以及蔑做事實中傷政府、濫殺無辜等情節皆表示『赤軍團』的變質,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不安感覺。其黑色氣氛遠比《無主之城》更強。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英國學者研究發現,人們參與慢跑和游泳等不同類型體育運動後的飢餓感不同,所需食物類別也存在顯著差別。這一研究成果推翻「運動越多必然吃得越多」的普遍觀點,有助人們根據自身需求選擇合適的運動項目。   據報道,拉夫巴勒大學運動科學博士斯滕塞爾發現,人們在參與不同運動項目後的飢餓程度和需要攝入的食物類型存在區別。   例如,人們慢跑後通常沒有飢餓感,只想吃水果等水分多但不易填飽肚子的食物。相反,人們游泳後通常感到飢餓,想吃脂肪含量較高的食物,舉重後則需要含碳水化合物或蛋白質較多的食物。   另外,運動環境也可能影響人體飢餓感。例如,在冷水中游泳使人感到飢餓和想吃高脂肪食物,在溫暖天氣跑步則效果相反。   人們通常認為運動有助增加食慾,但斯滕塞爾的發現推翻了這種觀點,表明食慾與運動強度沒有必然聯繫。   斯滕塞爾的研究成果發表於新書《抵抗力和有氧運動對飢餓感的影響》。按照他的初步分析,不同運動對人體內控制食慾的「飢餓激素」分泌量的影響迥異。同為高強度運動,炎熱環境下長跑可能抑制「飢餓激素」分泌,冷水中游泳則產生相反效果。   不過,中低強度的運動對「飢餓激素」分泌基本不起作用。例如,散步一小時和靜坐同樣長時間後,人體的飢餓感沒有差別。   這一研究成果為人們選擇合適運動項目以更有效實現運動目的提供指南。   斯滕塞爾說,跑步等項目對食慾的抑製作用通常持續至運動結束後數小時,如果想要瘦身,人們可以選擇跑步,不必擔心運動過後食慾大增。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