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放一抹緒,在北風中打轉。 我看到:潮濕的年華,不再柔軟,凝結成冰凌,在寒風中叮叮輕吟,微微做顫。 眸的一次出神、深望,冬爺爺已大駕光臨,和藹殆盡。長長、密密的白鬚,左挪右甩,股股寒流飄然湧現。 似水的年華,詩情不減。一汪清眸,左顧右盼。然而,任她任性、憑她執著,依然秋波不泛,充盈不顯,空餘一潭碧水,徹骨冰寒。 鬱鬱的年華,佇立在風裡垂首低歎! 想起春光裡的嫵媚奼紫,念自身夏風中的飄逸風情,惜自己秋色裡雅韻豐碩,憐自身寒冬中的羸弱嬌吟。 花樣的年華,就好似一位多情的女子。 有著見風傷懷,聞雨落淚的善感多愁的心緒。可憐了這般的女兒心,可歎了這樣的相思情! 想起桃樹下,攜手撿起的瓣瓣紅粉。載著蜜樣的甜美,盛著墨般的幽香,洋洋灑灑,在春光裡擁著年華嬉鬧,旋飛。 記起城河邊,並肩迎接的習習晚風。水般清涼,月樣潔爽,掠過碧波倒影,駕著夜舟、踩著月色,漸行漸遠,直至被吞噬。 火火的楓葉,留下的記憶在哪兒?濃郁的桂花,飄過的足跡印在何方? 對著這醇厚的空宇,我凝神張望!我渴望,能撞見年華泛波的眼;我期待,會遇見年華飄散的暖暖…… 然而,哪裡湧來的,黑灰灰的雲朵,遮住了天空純淨淨的臉?我尋不見年華,找不到答案,只聽聞風裡依稀傳來----陣陣的輕吟淺歎!

| 23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荷花謝了,桂花開了,秋天到了。 小區的四周有不少桂花樹,感覺近來總被桂花的芳香包圍。趁著國慶休息,我們用一部分採來的桂花就著蜂蜜做了一些桂花糖。等到桂花糖可以吃的時候,孩子又要讀書去了,她的心中不免小有遺憾。剩下的桂花曬乾後泡茶,據說對於口腔炎等口腔疾病有較好的療效。 穿過溫暖的陽光,我們來到孩子的外婆家。雖然有一段時間沒去過了,但岳母家的黃狗還是老遠就認出了我們,我將事先準備的蛋糕塞進它的嘴裡,看著它不停且開心的搖著尾巴甚至要爬到我頭上去的樣子,還沒進門,我們就都樂了。 老人家裡有幾株碩大的板粟樹。試圖從殼裡掙脫出來的板粟有了陽光的映照,在樹上泛著深紅色的油光。只需輕輕搖動樹幹,板粟就會乖乖地從樹上掉下來。 孩子小舅的甲魚池有很多甲魚在岸邊懶懶的曬著太陽。最後一批小甲魚都售出了,今年的收入寫在孩子舅舅的笑臉上。站在甲魚池邊放眼望去,一幢幢白色的小洋房泛著裊裊炊煙,與荷塘、稻田和魚池相映成趣。 一群斑鳩掠過魚池和金黃色沉甸甸的稻田,駐足於屋後的竹山上說著快活的鳥語。我用槍打不著聰明的鳥兒,只好拿樹上的板栗和桔子尋開心。 在已然凋謝的荷塘邊,池塘的主人和專司挖藕的漢子在談著生意。這裡出產的“西湖玉臂藕”曾經是封建時代的貢品。“敗荷零落,衰楊掩映,岸邊兩兩三三浣沙游女”。在柳永看來敗荷的作用或僅止於襯托美人之美,但即便是敗荷,其餘香猶在,想到她盛夏時的嬌艷,不免讓人感慨。《本草綱目》言荷葉具有“生發元氣,散瘀血,消水腫”的作用,只是來來往往的人大多不會在意。 荷塘邊的另一個池塘長滿了菱角,池塘的四周則種著茭白,眼下正是收穫的季節。它們和蓮藕、板栗一樣都是綠色食品。這年頭還有什麼比它們更讓人喜愛呢?城裡的女士、先生們現在開著車大老遠的來到鄉下享受“農家樂”已經成為一種時髦,他們不就是圖的“綠色”中包含的“新鮮”麼——新鮮的空氣,新鮮的菜蔬、新鮮的米飯甚至未經“過濾”的陽光。 荷花謝了,桂花在開,桂花謝時,菊花又來。常言道:一葉落而知秋,似乎秋天就是寂寥、悲苦的代名詞,其實不然。秋天是成熟的季節,是收穫的季節,也是鮮花盛開的季節,對於身處南方的人來講,秋天還是溫暖的季節。對於我來說秋天更是快樂的季節。對於快樂的我,眼前的鄉村美景就是一漂亮的幅畫、一首優美的詩和一曲動聽的歌! 多數時候,快樂其實很簡單,不一定需要很多金錢,也不一定要跑得老遠去尋找。

| 16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讓我滯留在小鎮上不願離開的真正原因是,我想享受這裡醉人的秋色。因為,只有鄉下的秋景才是最自然的美。 這個小鎮位於泰山西簏,長字形的鎮貌像城市裡的一條街道,清閒的姿態依附在米山腳下。藍藍的天空映襯著清新的小鎮,清新的小鎮用它的自然秋色點綴著一片陽光。若是用詩意比喻這個小鎮,那是最好的手段和表達。 鎮子雖小,也是五臟俱全。高大而華麗的鎮委辦公大樓,在一些奇樹怪石的點綴下,顯出富麗堂皇的尊貴。與鎮委大樓緊挨著的派出所,醫院和農村信用社,也是各異典雅,如同花開山野,顯得格外精神。在鎮中心北側,幾處工業小作坊算是這裡的重頭戲。被擠在另一條街道上的是農貿市場。一架木製大牌坊下,你會看到一些菜販子擺設的地攤。聽地儺的主人說,若是逢上趕集的日子,在這裡你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山果。可惜的是,離趕集的日子還有三天。不過街道兩旁的百貨和小飯店,總不會讓市場冷淡下來。 緊緊依附在小鎮邊緣的是個村莊,是當地有名的大村莊。如果你有時間走遍這個長形小鎮時,你會從全視的角度知道,其實,這個小鎮是依附在這個村子的。從鎮中心的任何一條路口走出,你都會看到一些用石塊砌成的農家小院,這些農家小院與我在其它鄉村看到的景象大致相同。不過,這個鎮上所有的街道都是用水泥鋪成的。土路換成水泥路,自然就比其它鄉村乾淨了許多。雖然在我未來時,這裡已經下過了雨,但是,水泥路上除了腳印留下點點泥巴外,絕大部分路面已找不到雨水的痕跡了。 游散在這些曲曲彎彎的水泥胡同中,自然會碰上一些剛從地裡收工回家,或者閒逛的居民。與他們相遇並不會感到尷尬,他們會主動與你打招呼,並且熱情的讓你家裡坐坐。這種樸實熱情,也許只有在鄉下還得以保持,並延續。除了感受到鄉情的善良外,我最多的還是看到了農家小院獨有的秋色。高大的棗樹,用一身金黃的氣質,把串串紅棗懸掛在湛藍的天空下,散發出甜美的誘惑,招搖著秋天的高貴。那些已經炫耀過初夏的槐樹,在紅棗的襯托下顯得各外滄桑老練。老桿鐵技上的片片黃葉,在秋風中閃耀著陽光的顏色,是在沉思,還是回憶曾經的銀花繁盛時的驕傲?幾隻山雀,忽然飛落在枝頭,金黃的葉子,旋飛著詩一般的韻律,飛在風中…… 最美還是披掛在石牆上的絲瓜花,雖然已是霜打風涼了,金黃的花朵還是燦燦的開著。青青的籐條吐著淺綠的舌尖,沿著透風的石縫,艱難地把生命的最美舉起來。我不知它是否有意在丈量秋天的深度?但是,長長的老絲瓜已經把整個秋天垂下來。 高過牆頭,房頂的樹木已經盈滿了秋天景色,站在空高的天空下,都顯出老氣橫秋的樣子。而那些院落中的雞冠花,菊花卻傲然的開放著,紅黃的色彩,讓人總感覺有一種溫馨充實著平凡的日子。金色的玉米掛在房簷下,樹身上。那黃澄澄的黃,佔盡了陽光,擠滿了每家小院。房頂上的花生大豆,曬香了自己,滾圓了熟透的陽光。 在石牆外面的石縫土堆上,一些瘦瘦的野菊,一朵朵地努力出售著燦爛笑容。小小的花色,用頑強的生命充填著冷冷清清的秋色,爭辯著倔強之美。一些散漫在大街的羊,用堅硬的蹄子敲打著秋天的韻味,撿拾著落葉。幾隻雞撲楞著翅膀,飛上了矮矮牆頭。 因為是晌午之時,小院內會不時地傳出一些與秋天有關的語言。“別磨蹭蹭的!吃過飯去澆白菜”聽得出這是位男性的聲音。這樣乾脆而渾厚的聲音,就像這片秋天的性格,即直白又爽快。在這爽快的聲調中,我突然想起了日子,一種很踏實而又忙碌的日子,在我心中熱乎乎的。是的,這種粗野的全音,不就是人們常掛在嘴邊的過日子和生活嗎? 再有幾步就是村外的山巒了。站在小街的邊口,那從山谷中飛來的秋風會讓心知道,鄉野已是深秋了。握一把涼颼颼的山風,我突然想起,曾經有許的文人喜歡山野的秋雨,山鄉的明月和蟋蟀的鳴唱。但是,秋天真實的浪漫詩意,是這種樸實,平凡。 如果這個社會不允許我繼續流浪,那麼,這個偏僻的山鄉小鎮,就是我夢中的天堂。

| 9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這樣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用蹩腳的文字,記錄心情,釋放憤怒,讓淡淡的悲傷,靜靜地流淌。說我想說的話,毫無顧忌。把幸福,痛苦,總之,關於我的故事分享給陌生人,與其說是陌生人,不如說是和我一樣寂寞卻享受寂寞的人,在這裡,希望能認識你,讓我們卸下偽裝,用真實的自己面對彼此,沒有套話,沒有顧忌,依然能感受到無比的安全,即使把心裡的想法全部都掏出來,也依然擁有踏實的感覺。 耳邊的音樂,緩緩的,貼心的,訴說著它的故事,每樣東西都有他自己的故事,同樣的故事,不同的讀者會有不同的想法,但在生活中,我們還是習慣在旁人面前,編織著那些,自己感覺旁人會欣賞,而違背自己內心想法的故事,時間久了,會不會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什麼樣的自己才是最最真實的?所謂的迷失自我,大致就是這樣吧。 為什麼我們習慣於偽裝?以真為美,我明白,可為什麼在展示真實的自己的時候,會隱隱感覺到不安?會有一種赤裸著身體,走在繁華的街市,感受到來自人群的一樣的眼光的感覺?只有經過考慮後表現出來的自己,或許不能稱其為自己,用那個人形容比較妥當吧,給自己帶來了更多的是踏實,同時也兼具著困惑。會有人討厭帶著面具的自己,比如我,擔心忘記自己的面容,這裡,就是我的一面鏡子吧,在安靜的時候,在只有我一個人的時候,在這樣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看看自己,照一照,是美了,還是醜了。 你呢?是否也被面具拖累得疲倦不堪?是否也很久沒有面對真實的自己了?是不是時間久的已經忘記自己本來的模樣?和我一起吧,在這裡,這片安全的地方,肆無忌憚的宣洩著,張揚著,赤裸著內心,也沒有人會在意,期待看見並認識真實的你,用真實的我。

| 7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漸漸離去的身影,莫要伸手挽留,她的離去亦如她/他的到來,不會有人阻攔,亦無人關注…… ——題記 【情竇初開,意氣風發】 青春的朝氣永遠蕩漾在十七八歲的身上,永遠回味在二十出頭的歲月裡。那年輕的笑容是否會永遠掛在嘴角,而不會像花兒一樣隨風凋殘。 楊柳依依,春風拂面。長亭那頭,她的回首,深深觸動在春天剛剛甦醒的一顆心。 發瘋似的尋找那某日遺留在長亭的身影,想要緊緊牽著她的手,一輩子不鬆開,在長亭的盡頭並肩欣賞著落日。 【太過純真,遺失方向】 紅塵纏綿,忘了誰的天真,毀了誰的幼稚。那曾經的誓言如今卻已不復存在,是誰,將它遺忘,將它丟棄。 你本以為那麼純清的感情會天長地久,卻被旁人一句不起眼、不進心的話語驀然打碎。濛濛細雨中,她悄悄放開手,靜靜離去。 你一個人在雨中徘徊,不知是誰對是誰錯,亦是誰的無情,讓這微暖的春天滴下這冰涼的雨滴打濕在你的心上,頃刻間,亂了所有的思緒,她回頭望著你呆立在雨中,眼神那麼冷漠無情,你感謝這雨天,因為她不會看到你在悄悄淚流。 悲傷絕望、希望燃燒的所有現在都混雜在緩緩流蕩的清水裡,跟隨它們應流向的方向帶走我的一切美好,你舉頭仰望,昏暗的天空,沒有方向,天旋地轉,你知道,你失去了方向,下一步,苦苦不敢邁開。 【似水流年,為誰傾城】 花樣年華的年齡,陪著付諸東流一去不回的時間玩著誰也玩不起的遊戲,遊戲裡的規則迫不及待的更改著,你好像一直都不曾勝利過這個遊戲。 傻傻的望著窗外,綿綿細雨,腦海裡又在想著哪個多情已絕情的她,記得她喜歡的東西,不喜歡的東西,喜歡做的事,不喜歡做的事;喜歡藍色,不喜歡綠色。記得她曾經說過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舉止表情;更是記得她曾經那麼燦爛的微笑耀眼著自己的未來。 時間流逝,顏容未更心卻已走亦在冷。那誰,你的一顰一笑,為何那麼魂牽夢繞,久久不曾散去,那份思念為何愈來愈深,難以自拔。 藍天下,曾經是兩個人的天堂,笑的那麼幸福,那麼不捨。一個眼神,一個微笑,她就已經駐站在我的世界裡,是那麼不可缺少的一道風景線,渲染了你那蒼白的世界。 【再次回眸,溫柔已傷】 曾經的溫柔殘留在心上,浮浮沉沉不能隱去,想要徹底撕碎那份溫柔,好讓自己徹底死心,卻怎麼也撕不碎,它會完好無損的漸漸拼湊好,又悄悄走回那個熟悉的心房。當自己想要撕碎了全世界的時候,唯獨卻又不捨得將它一起捻碎。 你站在亭外好遠處,怕打擾了她此刻的幸福和甜蜜。遠遠望去,她卻不是心想的那般的笑意,輕衣翩翩,隨風而動,望去遠方的那雙眼神似乎又多了幾分惆悵。你低頭不語,深思,是誰,讓她如此牽掛,若此皺眉。 那人亦不是你,她的溫柔再也不會回來,妒忌——你此刻心的那個人,為何要讓她如此傷悲的落淚!現在,若是那份溫柔還能回歸你的心田,你會願意放棄全世界,哪怕只有一秒鐘,你也不會後悔。 驀然回首,那曾經溫柔已是我心中久久不能遺忘的傷。 【眼角冰涼的淚,請讓我來撫慰】 我望著眼前傷痕纍纍的你,不知道如何安慰。你呆若木雞,彷彿沒有了思想的玩偶,肆意站立在那曾經幸福的街口,風吹過,亂了你的頭髮,亦是亂了你的心。我側身看到,那俊秀的臉上滑落下一滴透明清澈的淚水。 傷悲的你走進絕望,愛戀你的我此刻有多心痛,你可曾知曉?黃昏下,潔淨的藍天與緩流的水面親吻成一條直線,那落日的羞紅是否在暗示著預知的事。 我踮起腳,輕輕吻去你眼角的淚水,此刻,你已對我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