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琴瑟無聲淚濕弦,翠枝微雨燕搖蓮。 清音問闕今何許,寂寞芳菲四月天。 黃昏夜岸,情絲飛揚 黃昏飄綿,柳風習習,煙裡夕陽照歸帆。斜鴻陣裡,在水一方,伊人獨立洲頭,舉眉遠眺沙渚岸。雲水間,絲絲弄碧,一行白鷺上瓊天。清脆啼聲,拂梢縈耳,引起對天涯人的思念。幾度相思心頭,一雙彎眉為誰凝住?清秋未央宮闕,流霞芊芊敲秋韻,熏染幽草,凌波仙子,姍姍蓮步依闌干。此時,一種莫名悄然心池,穿越靈的隧道,抵達月亮灣層巒溪谷那晰清幽。 夢依舊,情難收 不知何時,青衫斗影落入心田,牽絆盈懷,鉛淚如洗暗朱顏。剪不斷,理還亂的西樓情結,鎖夢深深院。一箋燭紅,搖曳陋軒小窗,遍染我的袂衫。最難忘,關山燕語,暗香風裡又盈袖。翠箔照箋,小字憑寄,微雨紫燕,雲中翩翩。涉萬水,越千山,心事叩鈴綠柬傳。憂心濃,怎堪那一種相思,兩地閒愁?邀月把盞,對影幻重,借酒釋懷醉永晝。情綿綿,意幽幽,幾度銷魂,癡憐傾城為哪般?悱惻纏綿,清怨柔腸,天遙地遠,銀河迢迢隔千年。難忘卻雲溪重陽,花飛花滿天,怎不思量?夢里長亭相行,沾絮霓裳話嬋娟。千回百轉,誰與誰破繭三生石畔。苑寂靜,寒聲碎,陌上花開暖暖歸。黯旅魂,追陌塵,蓬瀛形影伊人隨。更闌垂,枕無寐,幽夢一簾誰沉醉?汀芷涵,蕙蘭佩,誰人最解個中味? 季韻流轉,斜影籬牆 夜漸深,萬籟俱寂。一彎清月畫角沁,灑一地銀輝,迷醉了心扉。瀟湘蘭亭,柔美弦符輕輕流淌五色譜韻,似涓涓溪水,粼光四溢鵝卵,擊石滴翠聲聲,心繾魂飄。恍然間,一模糊的身影踩著舞的旋律,旋轉而近,不經意潛入驛動的心裡。那一抹淡淡的憂傷,浣洗,殘封楚水殘垣。空空然,一個幽雅、純淨的靈堡打開了心窗,一絲清新閃進,沁含一米陽光。 竹苑玉簫,撫盡前世的恩怨情仇,風雨跌宕,心智澹然席平。風蝕蒼埃吟痕,幾多淒涼,幾多惆悵,幾多暗殤,蒼老了熠熠勃發的藍顏。遠離流光溢彩,歸隱禪心雲水,了卻那份紅塵情醉。一箋嫵媚透心,滾溜眼角的那滴淚,重新燃燒,久違的心花綻放於夏季岸湄。月塘倩影瀲灩,驚動瓊瑤翩翩,翠煙裊裊,勾勒一屏水墨丹青的美奐。 青蘢小徑,蝶舞琴弦 繁華落盡,蕭蕭落葉風雨透,浮塵浣洗,搖曳著離愁點點,那深深的顧憐又能如何?收拾記憶,打包前塵的傷痕悲涼,帶著曾經的美好上路。淒烈西風,吹乾了零碎的霓虹,寒夜的苦,世態的涼,有誰為我拂去心上的霜痕?捲簾,細數著零鑲夜幕若明若暗的星光,冷落了楚天那一彎暮弦的霽靄。懷揣一襟的愛憐行走於飄零,蜿蜒竹林小徑,足痕或深或淺,不甘那一劍暗傷,憧憬深藏渺茫的希冀,在季節的交替中,掬一捧翠蔭拂面,捻一縷青絲,刺繡姑蘇城下琵琶女的千古青顏。我,茫無目的在風塵間的纖陌流轉,拖著長長的歎惋,欲謝襟愁古橋,卻縈素悄然心頭,且向夢裡江南尋歸處。 笙歌簫語,清音指韻 一個人徜徉在心靈的空白地帶,孤獨悄悄的籠罩淡淡初夏的煙雨中,花瓣雨,打濕了斑駁的倒影,滴滴答答敲著流浪的心靈。恍惚,侵蝕著錦瑟水年的芬芳,抑鬱,輕輕舞在指間的流沙。鳳凰台上,是誰凝眸廊橋撫玉簫?閬苑深窗,又是誰低頭含顰調箏琴?幽幽的曲調蒼宇瀰漫,音符在星子間躍動,天籟和鳴,婉轉一曲清風,吹散四月寂寞的煙花。飛揚,飄旋在心尖上,或憂傷,或明媚,或溫情…,蝶兒含情,花兒嬌柔,蝶醉花,花戀蝶,十里長亭芳草醒,演繹成傾國傾城的傳奇。滄海蒸發,彼岸咫尺,你楚楚雙眸,撫摸著我悲傷的鉛靨。夢裡花開,綻放於那一彎殷殷期盼的波湄。 溪澗翠柳,明眸凝重 夢攜我心,引我花間。疲憊的眼裡依稀一絲明媚,一種心疼,自然瀰漫,說不清,道不明。牽絆心弦,時常一輪模糊的鏡像若隱若現。似乎看見了你,隔著一程煙波,泛舟千里,棹搖著藍色月光,跋涉到怡紅瀟湘,延續著雪芹畫卷中絳珠仙蓮。多少傾心的憧憬,搖曳著西廂紅燭思慕的懷想,吟哦青塵驚天憾地的絕戀。你,是我今世的一滴淚,那麼自然潤開秋霧,一股溫流潺潺心池,冰花融化,酥酥的紫氣,氤氳丁香花淡雅的馨香。靈犀的玄音,幽幽的心曲漫過,恪守著紅顏幾分癡戀,唸唸縈魂,花語能醉幾何。暗自思量,是不是,情到深處,伊人獨憔悴。遇上你,不知道是命運的安排,亦或是,冥冥中情緣注定,一位衣袂飄飄少年,一泓明澈眸子,映一簾溪澗翠柳煙雨。 碧波夜杯,相思幾許 今夕何夕?在這芳菲四月浪漫的夜晚,河漢粼光拍打著鵲的翅膀,啄著一支玫瑰靈柬,翱翔於宮闕的深炯。西樓紅衣半倚欄,明月照嬋娟,一襟琴愫,望斷天涯路。無奈,千帆掠影羞眉,畫裡的人啊,幾時能還?剪一束月光,煎杯紅酒,顆顆晶瑩流下腮緣,滴下,墜杯,泛起朵朵漣漪,隨風輕搖瀰散著醉人的韻味,纏纏綿綿蔓延,瀰漫了你的視野。靈犀驛動輕觸,溫馨肆意瀰漫,舉杯邀月照晚,為你撫一婉高山流水,擁你步入青春圓舞曲,一簾水袖盈動,伴你舞盡旖旎芳菲,舞落紅塵瓊枝花瓣雨。四月花開,紅塵輪迴,相約在這個明媚的季節,牽手在那個夢開始的地方。 夜琴弦,低吟一闕長相思,在鵲橋縈蕩迴旋……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日已漸暮,斜暉漫際,天地間,被余霞渲染成一片金紅色,微風,泛起了湖水的幽波,倒映著身旁的桃花朵朵,將一切的景與物,溶入了季節的美麗之中。 桃花依舊嬌艷,絢麗嫵媚,陌上花開。在夕陽最後的燦爛裡,展示自己的風采,這不是憑空而來的夢囈,我們就是在這樣的春風中相遇的,這也不是詩情喻意的想像。我們曾經靜坐桃花之下,凝視那滿枝花瓣的靜美淡然。感歎這別樣的美麗,一切風容盡顯,近在咫尺。 但,它終究不能擋住東風的薄情,夜雨,依然如故地侵襲著它的花瓣。當落花與柳絮相遇,兩相無語,靜默一季。看那嬌羞宛然,冰雪輕盈。帶著驚心未退的嬌怯,在微風裡輕輕顫動、含情凝眸、搖曳生姿。卻又在瞬間安然飄落。 一陣風過,驚醒了獨倚欄杆的身影,此時,簾內,燈火已滅,檀香燃盡。不知何時月已高懸,一泓清澈的湖水,在銀波裡微漾著幾朵青蓮。水色清絕,素色澄心。 手執,一杯清茶,案頭,閒詞一卷,往事,在抬手輕拂華發的間隙,如煙一般地悄然而去。只留下,低眉時的淡然。眼眸裡的那一片清淺。 站在嫵媚嬌艷的桃花中間,不知這花開,終是為誰守候?又是誰,在每一次的風起花落之時,許下了花開不敗的諾言?讓柔情就綻放在我眼前,流淌著春季的明艷。在花開和凋落的瞬間,在季節裡執著地輪迴。